/ 建築歷史

建築歷史

八二三炮戰隔年,高雄市府籌建「金馬賓館」以供前往前線的將士停泊。由於建地原為魚塭,需等候落土完成,這一等,便十年。1967年高雄和基隆的兩座金馬賓館落成。當時抽中至金門與澎湖的將士,需由全台各地搭車前往高雄金馬賓館報到,暫宿等候天晴發船時間,行前踏著不安的步伐搭上一艘艘將駛往百里之外的軍艦,再多的不安也只能勇敢撐起堅毅的心。金馬賓館是國軍啟程前的驛站,也是國軍服役結束平安歸來與親人重逢的地點。1967-1998年間,金馬賓館是國軍行前整頓身心之處,而國軍則扮演著安定民心的角色。

今日的基隆金馬賓館已拆除,這段歷史只留下高雄的金馬賓館。高雄金馬賓館於1998年冷戰結束後,曾移轉給交通部鐵工局作為高雄鐵路地下化的指揮總部,直至2012年鐵工局搬遷。

2016年,高雄市都發局公開招標,由御盟集團旗下藝術事業體-永添藝術股份有限公司 出面保留,承接修建工程與營運。歷時兩年規整,金馬賓館於2018年底重新以當代美術館之姿面世。


建築空間

建於1967年的金馬賓館,是台灣戰後建築的表徵之一,融合1965年經濟起飛所加速發展的西方現代建築的簡約主義、以及國民政府來台以前曾經盛行的日治時期古典折衷的式樣,與中國古典建築的符號。水平垂直的流暢線條、勾勒出大面採光與通風的開口、帶狀的設計營造出正負空間交錯表現的立體層次、秩序性的樓梯與迴廊強化建築的自律性、風格近似Mies van der Rohe以幾何組合的變化使得結構簡潔明朗,有功能主義的意味。建築質材上可以見到延續日治時期的磨石子工藝、洗石子立面與紅磚系統,而現代的混凝土有意識地表達傳統木構造的結構之美,牆面的二丁掛磁磚與花磚圍牆的比例則捕捉了中國古典的建築元素。

規劃金馬賓館的建築保存與延續,融合傳統與新時代的建築觀,擷取近代功能主義的智慧,但意圖保留歷史技藝的原味。金馬賓館擁有完整防護的圍牆,圈出一方自成一格的秘境,在室內外的動線考量上,兼具流動性並能使多元的生活場景轉換其中。

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常設展 «記憶Memory» 一景 © 永添藝術

金馬賓館於1967年建成原貌。即將前往金門、馬祖服役的士兵們,在此處停留、道別。他們將乘坐船艦前往數百里之外的外島 - 最前線作戰區。此別可以是一年、兩年、或更久……在此一別,可能見不到親人、可能失去愛人……金馬賓館 -見證了許多人的悲歡離合。© 高雄歷史博物館

© 高雄歷史博物館 1959年高雄市府擬撥欽十萬元,作臨時招待所設備費,今經市議會同意撥付。金馬招待所短期內即可成立,招待金馬前線台過高的將士。準備興建「金馬賓館」,因建地係魚塭填用,須稍候時日始能動工,為應付事實需要,特先設置臨時招待所,以供金馬前線過台將士住宿。1967年軍友社決定以新台幣1千2百萬元,在基隆和高雄興建兩座金馬賓館及一座英雄館。據軍友社稱:竣工後的基隆和高雄金馬賓館,係專供金馬地區前線官兵往返本島免費住宿之用。同年9月26日上午,在一項隆重的儀式中,由台省進出口商會理事長陳茂榜代表呈獻

© 高雄歷史博物館 前往搭船的新兵們必須自備糧食 前往碼頭的路上會有雜貨店夥計叫賣著:坐船要一天半,船上沒吃的,要買要快! 新兵們便急忙搶購著麵包、汽水、可樂, 而最搶手的莫過於暈船藥。

© 兵器戰術圖解 現今的光榮碼頭,前身為13號碼頭,當時這裡停泊著數艘海軍AP艦、中字號,即將離鄉背井的士兵們踩著忐忑不安的步伐,步上軍艦,此刻再多的不安,卻也只能勇敢撐起堅毅的心,搭上這一艘艘即將駛往百里之外的軍艦。

© 軍方刊物 中字號搭載著許多旅金士兵的回憶 旅途長達36小時的航行擁擠、狹小、搖晃嚴重的船艦令人難以忘懷, 終於抵達外島的那刻,內心本是充滿著解脫之喜, 卻也洶湧著即將面對未知未來的焦躁不安。

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空拍圖, 攝於2018年, 由永添藝術公司歷時場館修復工程後, 重新以美術館之姿誕生的元年 © 永添藝術

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廊道攝影 © 永添藝術

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 ©永添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