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釐米的實驗

藝術家



這是一部有昭和天皇參與的影片。

在1957年我們決定在這舞台上舉辦這場活動,沒有意願以劇場或演唱會版呈現,只想純粹展現藝術。

圖畫只是呈現出物品靜止的狀態,在創作時我們秉持一個想法,作品本身就是主角,隨著時間的流動,像故事一樣的有起承轉合,而運用舞台來呈現則是最好的選擇。首先,這是首創性的實驗,我們很興奮地想實踐這想法,之前我時常以靜態方式來呈現我的藝術作品,所以當我決定要拍成影片時,這影片就成為跨時代的前衛影片,然當時我沒有專業的電影攝影機,也無足夠資金拍攝35釐米影片。當時一位在劇院工作的朋友提供了一個方法,就是回收使用過的35釐米膠卷,然後用醋清洗過後再上色,在沒有畫筆的情況下,我們將顏料混合在各個膠卷上隨意地創作。

像是實驗般地我拿了二個投影機將重複的影像投放在螢幕上,而音樂方面我買了一個當時很新潮的磁帶錄音機,錄製了短波無線電聲音來配音。1955年11月23日阪神地區的「每日新聞」報導影片的配音來自「拖拉椅子的噪音或持續敲打茶壺的噠噠聲,或是自來水流動聲...」,而現在巴黎的龐畢度藝術中心就能聽到這些噪音。

這支影片現在已無法讀取,但我已將此轉存在16釐米的膠卷中,就在幾年前我將這支影片租借給一個前衛性的電影雜誌,其中一位編輯告訴我在這支影片中能看到昭和天皇(the Emperor Hirohito),我聽到時覺得很驚訝,推廣「Gutai 具體派藝術活動」時,我們消除所有具政治及文學的內容,僅保留純粹的藝術本質。那怎麼會出現天皇呢?我仔細觀看影面中的內容才回想起當初在清洗膠卷時,我匆忙地完成以至於沒有將原本出現天皇新聞訊息的內容完全清除,而我使用二台投影機的期間,又再次忽略了此新聞訊息...

神奇的是,回到1957那年,當時在大阪的產經微風演藝廳(Sankei Hall)看著這部影片的每個人,包括我,都沒有注意到天皇的存在。

-泰瑞莎與朱塞佩莫拉, 嶋本昭三藝術協會

Material destruction, 1957, Gutai art on the stage, Osaka © Fondazione Morra

Mail art, 80s, © Fondazione Mor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