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iro Kamata : VOICES語音

Selected Preview

若觀察我們身處的當下,無論在設計、高端時尚、當代美學、先進數位等層面,各種元素皆以獨特的方式,將千禧時代的形貌及內涵重新轉譯於物質之上。鮮明色彩、金屬光澤、顛覆想像的功能性、變幻莫測的形體、流線型太空鏡片等美好光景,都再次被呈現於舞台上。Jiro的創作亦是。

它們呈現出現今世界仍對未來難以全盤掌握的迷惘。

它可以是九〇末(「安特衛普六君子」最搞怪的時候)時尚設計師Walter Van Beirendonck未來主義的收藏之一,也能與Maison Margiela 2017年《Artisanal》系列的高級訂製服完美搭配。

也因為如此,它們絕對是當代中的經典,獨立於任何時代。我以充滿冒險精神的高端時尚作比喻,而非以高端藝術或學院流派,因為老實說,這樣有趣多了。這絕不是說他的作品不能被稱為藝術(我把這個問題交給其他人去回答吧)。我只是認為那些流派的強烈排他性,常使人有距離感,總是豎起高牆,將初識當代珠寶的人們遠拒於外。Jiro的作品值得被我們用超越常例的觀點來看待:它是科技烏托邦、是你腦內創造出的數位化身、是你在網路或其他虛擬世界中實現自我的橋樑。

Jiro Makata是極簡、同時極繁主義的。我們可以很輕易做出一個結論:他將定義21世紀初當代珠寶潮流的不朽樣貌,而他自己正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 Kellie Riggs






隱形是時尚的終極目標嗎?確實,讓時尚之物保持曝光、無死角地接受觀察審視,是這個時代的特有負擔,卻也讓人產生消失自任何凝視的矛盾慾望。有人可能更願意離開妝扮自己的嬉鬧人生,進入暫時或永恆的隱形。

但實現隱形的機率又如何?物理學家相當懷疑。他們堅持,如果魔藥就能讓整個身體消失,就像H. G. Wells的隱形人裡寫的一樣,那至少雙眼還是會被看見的,不然光線根本進不了視網膜裡,結果就是自己也什麼都看不見。因此完美隱形的本身也包含外部世界的隱形。

鏡頭不只是工業時代技術飛躍的象徵,同時也是最像人眼的東西。期望的是最大的透明度和可見度,然而實際遇到的卻是深淵。

純粹的光會因為觀測行為而產生分割。因此,由於部分失明的特性,雙眼才能以虛幻的方式看見事物。

這種包容排斥、看見與失明之間的複雜交互作用引發一種問題:我們想怎麼看?又想怎麼被看見?在今日霸道的極端曝光主義中維持隱藏狀態又代表什麼意思?

- Sool Park


主編:Yaman Shao


編輯:Jiro Kamata, Munich;Studio Amanda Haas, Berlin


作者:Yaman Shao, Taiwan;Otto Künzli, Switzerland;Makiko Akiyama, Japan;Kellie Riggs, USA;Levi Higgs, USA ;Sool Park, South Korea


出版社:Arnoldsche


印刷:Gallery Print, Berlin


出版年:2019


ISBN / ISSN:978-3-89790-577-1

©ALIEN Art & Jiro Kamata Studio

©ALIEN Art & Jiro Kamata Studio

©ALIEN Art & Jiro Kamata Studio

©ALIEN Art & Jiro Kamata Studio

©ALIEN Art & Jiro Kamata Studio

©ALIEN Art & Jiro Kamata Studio

©ALIEN Art & Jiro Kamata Studio

©Jiro Kamata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