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龐圖與零派
蘇富比現代亞洲藝術部資深專家 郭東杰

藝術家

          隨著歷史在時代中的推動,亞洲藝術在戰後時期正經歷深陷膏肓的困境,藝術家們正處於生命中的十字路口,因應藝術的啟蒙必須賴以自由的沃土,許多先驅必須暫離自身的國土遠渡他國。而在此時期的藝術家因應環境豐饒而得到更廣的視野,新一代東方藝術思潮得以孕育而生。

          若要論及當代亞洲抽象藝術就必須談及蕭勤在1957年所創立的「國際龐圖運動」,而同一時期,西方藝術也正興起「零派運動」的風潮。從時代背景來看,龐圖運動代有其自身故事下的闡釋。龐圖兩字是由義大利語「PUNTO」音譯而來,具有點狀之意,若推進到哲學則有自身定位的省思;若延伸至藝術有組織、集合與配置的作用。蕭勤的每幅作品,就像是一面面的鏡子照映在我們眼前,當我們在觀看它時,它便與我們訴說其自身故事。那些歷經半世紀的畫作,訴說著過往蕭勤集結八大響馬緊接創立東方畫會的精神,同時透過自身畫作將個人東方哲思傳播至西方的意志。我們可以說,蕭勤用他獨特的生命去經歷藝術,因為他的堅持與奉獻,才讓亞洲抽象藝術在戰後享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李仲生曾說:「現代藝術最重要的一點是不能模仿自然、模仿老師。」我想如何在一個時代中定義自我,從蕭勤的龐圖藝術也能略見其李仲生的思路。因此關鍵在於真理的延續。更重要的是透過創作行為開啟世人的眼睛,讓更多人走在生命的路上可以找到自我的本質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