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義忠 - 失落的優雅

藝術家

「優雅」一詞常被現代人作為外表下的寂寞裝飾,而我們對於它真正內涵的掌握似乎仍與它有著一段距離。不過在這週末的午後裡,我們有機會可以慢下腳步,跟著阮義忠老師到金馬賓館以影像做為媒介來體驗生命古早的優雅歲月。

阮義忠老師是一個早期「紀實」作為拍攝理念的平面攝影師,從「失落的優雅」一系列的創作裡我們可以找到人性的真實與直接,更可以看到這座島上早期人們臉上親近與樸實的印痕。在導覽過程中,阮義忠老師一手指著一張全家人與野狼摩托車的照片,並且靦腆的笑著說,他永遠忘不了那一天的情景,車上爸爸那爽快口氣的回應與小孩年幼無知的表情成為他生命中一輩子的永恆記憶,雖然那已是過往的事,但生命的純真雅緻卻不會因著時代的演變而顯得過時。阮老師的這一席分享在我心裡烙下深刻記憶,這不禁讓我問起我自己,難不成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生命最真實的優雅體現?或許我們認為拍照只不過是個紀錄,但在阮老師眼裡,按下快門的那瞬間是一種緣分的把握,更是一種人性永恆的追求,而在這之中互成為一種謙恭的相待,也更成為一種對於這世上美的感動。

當在離席散會的那一刻,我心裡仍思考著老師對於作品的各項解說,雖然在此時片刻我也仍嘗試了解著那份早已在這世代失去的「優雅」,但無論如何,我相信這是一個好的開始,或許在這年代優雅已成為一種裝飾,但我相信只要我們能時時刻刻回到那最真實的自我,並找出人們之間那最直接的親近關係,我想,這即是找回那最真實「優雅」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