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渡

藝術家

過渡

常設展《過渡》為永添藝術執行長邵雅曼邀請香港藝術家伍韶勁與張慧婷,與台灣退役軍人、當地建築團隊一同合力完成的一件現地創作,歷時兩年田野調查,取得第一手資料,紀錄曾經與金馬賓館有共同記憶的受訪者現身說法,融會成為環繞式信籤光牆的互動式設計,結合模擬人在船艙內的沉浸式體驗,讓訪客猶如能夠搭上時空的船艙回到當年此地的情景。做為體驗的註解與延續,訪客能將自己當下的生命體會,透過文字書寫投入現場的郵箱中,美術館將以月為單位,票選出一位反映當月社會氛圍的訪客留言,蝕刻在名為«未來»的光牆中,成為永久典藏的藝術作品。因之,時間隨時代的推進,從深邃的時空隧道之中,由歷史走往未來。

風在耳邊竄動,船鳴的聲響、叮噹聲、號角…在模擬船艙的水線冥想室中,製作團隊前往高雄港邊收錄現場音聲,編輯成為一種似乎熟悉卻陌生的音場。脫下鞋後赤腳感受,乘坐在木板之上,隨著聲音與水的韻律著輕微的晃動,環繞著風聲以及海聲,微弱的光線、壓迫的空間,更多的是模擬當時的軍人們搭船前往金門時,面對未知,內心的惶恐何不安;凝望著前方滑動的水珠,訴說著關於在金馬賓館下雨天等船的記憶,光影、聲音、空間和時間等稍縱即逝及無形的事物創作;光是媒介,也是比喻,觀照每每被隱藏或忽略的那段記憶。


藝術家自述

某天雨後,雨水擱在窗外的高壓電纜,水珠沿地心力滑動,流光一點一滴,劃過天色灰朦 。第一次踏進金馬賓館,工地門前有鳳凰木 。一位台灣朋友說過:鳳凰木是離別的樹。這個地方目送過怎樣的別離呢?細碎葉子在風中呢喃,風聲無語,好像怎樣傾耳細聽,也無法把這裡的內涵完全聽懂 。
 
 
「我們看着的不是金馬賓館。」曾經待在這裡的軍士官說:「它是個中轉站。」

故事繼續向前,這一站,其實是過渡。
 
在時間的灰朦中,我們嘗試捕捉曾經流過這裡的點點亮光。一位前輩說:「有些人曾經這樣穩住這個地方。」這個空間是從前金馬賓館的聯絡室。作品向把歲月貢獻給歷史的金馬故人致敬。過去塑造了今天。借你們青春的航程,讓我們看見當下。


過渡・一
張慧婷|伍韶勁
文字裝置 + 參與式時光囊


過渡・二
伍韶勁
靜思空間:流動的水點、光、高雄港的聲音
 
《過渡》是一組現地創作多媒體裝置,由金馬賓館的歷史出發,延伸至此時此刻。第一部份是個「時光囊」,透明的「時光片」上刻着金馬故人的訪談節錄,觀眾可以拿在手心,在零碎的回溯中重組這個地方在個人、家國、時代層面上的意涵。第二部份是靜思空間,高雄港的聲音低沉的震動,光點劃過漆黑。離開展場前,我們邀請觀眾記下各自正在經歷的過渡,讓作品隨年月日,累積一直向前的微歷史。

©永添藝術

©ALIEN Art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