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 默默

藝術家

藝術家
自述

策展人
觀點

「林鴻文是該時代的藝術家,在專注於壓克力或鋼等材料時,他背後那不合時宜的直覺推動力會越來越強,從而拒絕計算或贊同只能稱得上『合理』的創作方法,他對藝術的態度既不是系統性的,也不是預定性的,他寧願參與形式的挖掘,也不要任何陳腔濫調或可預測的事物,因此其作品具有開放性且無拘限制,而他對形式的忠誠不是正式的,至少在傳統意義上不是。林鴻文不在顯而易見的領域內工作,且不隨波逐流試探國際藝術市場,作為一名獨一無二、不斷深耕的藝術家,他避免從事認為有問題或與其要求不相符的專案。他的靈感來自單一角度,因此他能夠完全專注於自己的創作,成為自己的畫家。」

— 美國藝術史學家、《於 默默》共同策展人 羅伯特.C.摩根





關於本展

文/邵雅曼,《於 默默》共同策展人、永添藝術執行長

林鴻文的花園是一處沒有特定中心的自在。他談論樹、談論不同的樹如何生死循環。他的工作室被作品佔據,成為不易活動的空間,而創作中的作品是如此巨大。環境似乎無礙於他的創作。林鴻文的工作室有著鐵的頂棚,陽光由天窗射下,雨點拍打在鐵棚上的聲響撩撥創作靈感,原創的靈性不受制於環境,更顯自由。

「重返根源」 之於當代藝術發展,是當創造意念成為人文的起點。以核心價值為延伸,無數根源應運而生。這些起點奇妙的結合生命的際遇,融入揮灑的瞬間。林鴻文的透徹畫面並無遲疑,一股強大的生命力牽動著意識而流動,渾然天成。

視覺藝術的發展伴隨著一段與意義對應的進程。科技生活以符號做為一種無聲的溝通,形成社會的多重面向,使虛實的界線產生模糊。儘管語言是常用的溝通方式,覺知是真實的面對自己,將想望化為實體的存在。

本展以時間流動的變化來還原作品超越形式的力量。對應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的座向安排,引晨光入室,從東南方向進入空間,形成展場透視的斜牆使光線的變化構成為流動的時間表情。進入午後,時間的路徑由展場後方展現另一種色溫。林鴻文的作品,自然地構成一段起點與終結的貫連。古老騎縫章的智慧,是將分頁的意思連成一體的圓滿,在和諧的整體裡卻潛藏著不安份的創作靈魂,成為一種嶄新生命的詮釋。


策展文章 (摘要)

文/羅伯特.C.摩根,《於 默默》共同策展人、美國藝術史學家

從西方的角度來看,我認為鴻文的作品具有高度的感官認知能力,這揭示與「知覺」有關的觀察過程。透過「知覺」,我發現欣賞他作品的體驗,首先由感官(視覺)寫入,其次是語言,而我甚至得超越語言,與其他死記硬背的訊息,去徹底理解鴻文的藝術態度,我希望能看到鴻文的大型雙聯畫和直立焊接雕塑,是以超越功能為前提而被討論,並進入「感官」領域與「藝術體驗」境地,我們所看到、以及透過觀看所「感受」到的,可能彼此相關,但並不完全相同,而鴻文就曾在紐約、波蘭、東亞及歐洲等展覽多次證明這點。我接下來要引述的作品,主要是他的畫作和雕塑,同時為本次展覽的重點,這並不表示其他媒介的作品不重要,像是錄像帶、印刷品、素描以及其他某些極富創造力的大型多媒體裝置,同樣如此令人驚嘆。

這幾年,我觀察到林鴻文的繪畫和雕塑, 一直暗示「禪」是沒有形式且形而上的。「形而上學」在中國很大程度取決於孔子思想,在西方主要的擁護者是亞里斯多德,兩位哲學家看似相距甚遠,但共享一個觀念—形而上學既存在於我們識別的物理世界之內,也存在於普世之外,可能有人會爭辯鴻文的作品中,若是從稍微不同的視野來欣賞,其堅忍的禪意具有介於「之間」的感覺,但毫無疑問的是,藝術家極致的抽象感,既不存在也存在。當下如何去成就一件藝術品,它就是什麼,由此可見鴻文的創作態度已超越常規式的西方當代藝術範疇,遑論該態度在二十一世紀意味什麼。

隱喻地,藝術家做出感官上的肯定,並闡明其駐留在藝術中的靜止,化作品為空間或時間的無聲坐標。了解這點後,我樂於體驗鴻文的作品,不僅欣賞其材質,還有其結構中的形式,如此一來,我可以避免遵循媒體表達的局外人意見,並與鴻文的作品建立連結,通常那些意見都是不正確的。

透過親身體驗他的作品,減去任何冒昧的學術或商業語言,我了解到他的作品,是一種工具性的力量、一種超越規章的繁盛,以自己的方式,將藝術的作用選擇視為一種再活化的現象、使其偏向類似個人體驗,這直接關係到藝術家的動態智能如何諭知到其作品上,及如何持續不斷地根據歷史來修正假說,透過這樣處理東西方藝術的手法,他發現新的方式,來增強他個人的創作方法。

畫布上允許光線進入的位置在哪裡?無論光線多麼隱蔽地出現在藝術家塗得很薄的深色面紗周圍或下方,總是有這道「觸覺之光」幽微散發,在當前必須禁止人類觸摸藝術品的環境下,這種品質的藝術,毫無疑問可以幫助恢復人們關於「觸摸」的記憶。如同許多重要藝術家,林鴻文就像位才華橫溢的醫者,透過他充滿知識的作品,向我們展示藝術的康復之路,修復我們人類根據狀況重新思考的能力。

我希望藉此機會向藝術家—林鴻文與本次策展人—邵雅曼執行長,致上最深切的謝意,他們對我的鼓勵和友誼持續不減,同時欣賞與信任我身為中國與台灣當代藝術評論家的身份,這份慷慨的精神,使我理解到自己已是偉大中華文化的重要一員。



《於 默默》

藝術家|林鴻文
策展人|邵雅曼、羅伯特.C.摩根(Robert C. Morgan)
展覽製作|永添藝術
主辦單位|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
指導單位|高雄市政府文化局、高雄市政府都市發展局
推廣協力|晶英國際行館、THE UKAI TAIPEI
特別感謝|御盟集團

策展人介紹

羅伯特.C.摩根(Robert C. Morgan)是一位作家、評論家,策展人、藝術家和藝術史學家,他同時擁有馬薩諸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的美術碩士和紐約大學的博士學位。他住在紐約市,在視覺藝術學院和普拉特學院任教。他居住於紐約市並且任教於普瑞特藝術學院。摩根博士是一位經常講課和旅行的人,他是許多書籍和專刊的作者,包括將《藝術轉化為觀念:關於概念藝術的論文集》(劍橋大學出版社,1996),《藝術世界的終結》(1998)和《瓦薩里 紐約:喬治·巴西勒》(2004)。 他撰寫了包括曾梵志,葉永青,崔國泰,谷文達和張建君在內的中國藝術家的目錄,並且是《亞洲藝術新聞》的紐約區編輯。摩根博士已在全世界的博物館、美術館和文化空間策劃了70多次的展覽,其中包括1989年在紐約舉辦的華裔藝術家-劉虹第一屆展覽。他自己的藝術作品則由紐約的比約恩·雷斯勒畫廊(Bjorn Ressle Gallery)作為代表。 2019年,羅伯特.C.摩根博士獲頒馬奎斯世界名人錄終身成就獎。摩根博士,一位富有才華的領導者,發表了他多年來在當代藝術專業領域的經驗,他因在工作室藝術,藝術評論、藝術史和策展實踐方面的學術和教育成就而享譽國際。

Hong-Wen Lin, In Silence, 2021 © ALIEN Art Centre

In Silence at ALIEN Art Centre © ALIEN Art

Hong-Wen Lin's installation work How to Be at 2021 solo exhibition In Silence at ALIEN Art Centre © ALIEN Art

Hong-Wen Lin's installation work Encompassment at 2021 solo exhibition In Silence at ALIEN Art Centre © ALIEN Art

Hong-Wen Lin's installation work As I Reveal at 2021 solo exhibition In Silence at ALIEN Art Centre © ALIEN Art

Lin Hong-Wen, Installation (Tainan), 2003, drift wood, video © Courtesy of the artist

In Silence at ALIEN Art Centre © ALIEN Art

In Silence at ALIEN Art Centre © ALIEN Art

In Silence at ALIEN Art Centre © ALIEN Art

Hong-Wen Lin's installation work Time’s Murmur at 2018 Taiwan East Coast Land Arts Festival

Hong-Wen Lin's installation work Orientation at 2021 solo exhibition In Silence at ALIEN Art Centre © ALIEN Art

Hong-Wen Lin, Elegant Silence, 2020, acrylic on canvas, 91 x 117 cm © Courtesy of the artist

In Silence at ALIEN Art Centre © ALIEN Art

Hong-Wen Lin's installation work Alluring Sound at 2021 solo exhibition In Silence at ALIEN Art Centre © ALIEN Art

In Silence at ALIEN Art Centre © ALIEN 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