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賴志盛:繞梁

藝術家

文|邵雅曼

萬事的發生,不一定源於先有動機;由一個相聯的點碰撞而產生連結,可能使成果先於動機。思想接近的信念,終能引發平行走向交會的時刻。相識賴志盛來自這樣的品質,其作品更像是這段過程。真理雖能以多種面貌呈現,但一種面貌卻不代表真理的全部。賴志盛的作品選擇將面貌保留給過程轉換,面貌所指向的真理,是那些-我們通常不陌生卻也通常沒有機會一再玩味的-心領神會。

在一個擁有虔誠信仰的家庭長大,父親相信天地靈動自有其軌跡。這樣的信仰並非來自有形的教義,而是對於環境的體察與感知能力。相信純粹的想望可以成為真實,相信用心則能認清人事物的真義。賴志盛的語彙,有更多是關於留心實體之外的每一環節為必要且必然,能引虛為實才落實執行。在社會價值體系裡,通常成果論大於過程論。但對我而言,兩者需擁有同樣的比重,才能維持一個持續進步的樣態,否則容易因不成熟而流逝。

金馬賓館做為展覽空間,與其說是妥協,更像是使人能以居住的姿態,閱讀展覽的立場。由於建築結構流轉,縱使轉彎都有風景。在這裡,人與風、天光、音響,構成一個潛心靈的覺知,存在,稍縱即逝。無論原貌如何,光線夠強烈則能在其上撫平全新的空白,光線若幽微則會使其上本來的肌理加深,光與原貌的虛實之間,與人的心情起伏有所關聯。某種程度上,繪畫、砌牆、鬆土、精密工程、肢體表達、天候地表...在一個尋找心靈的路上,與實際力道的拿捏相通,也是賴志盛在一個空間裡所不可或缺的契合。

在一個月圓之日,金馬賓館後山的海淹覆了原本壁面的石洞,使我們特地前往的期待徒勞而回。失望的空虛加深了對於滿足的思念。這個思念本身,容許二元並存-關於臆測的期望、與當時手邊正在進行的其他事。常常,新的想法與發現卻因此從間隙中浮現。這中間游離的距離是美好的,卻因信念而產生。從賴志盛的語彙裡,有其通往心定的路徑。

Border_Lyon (2015) The 13th Biennale de Lyon: La vie Moderne”, Lyo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Lyon, France|Courtesy of the Artist

Paint Cans_Kirishima (2019)|Courtesy of the Artist

No Ifs (2013)|Courtesy of the Artist

A Note (2017)|Courtesy of the Artist

Airing (2008)|Courtesy of the Artist

Drawing Paper (2012-2020)|Courtesy of the Artist

30 cm (2017)|Courtesy of the Artist

Stop by (2019)|Courtesy of the Artist

Border_Lyon (2015) The 13th Biennale de Lyon: La vie Moderne”, Lyo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Lyon, France|Courtesy of the Artist

Canton Flower Bridge (2018) Observation Society, Guangzhou|Courtesy of the Artist

Closer (2020)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aipei|Courtesy of the Ar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