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符號的旅程

蕭勤體現了華人藝術家兼世界公民的遠見卓識,他一生的作品代表著與文化間的開放性對話,而這些文化有時卻又是那麼截然不同的。蕭勤於1935年出生於上海,是中國內亂革命的最高點,1949年,中國宣告成立,蕭勤隨著他的叔叔移居台灣,1952年是他真正踏入藝術世界的開端,並於1956年成立了“東方畫會”(The Ton-Fan Group)。後來蕭勤移居歐洲繼續他的學業,首先是在西班牙,然後去了意大利,在那裡結識盧齊歐·封塔納(Lucio Fontana),並於1961年共同創立了“龐圖國際藝術運動” (Punto)。

1967年蕭勤離開義大利前往美國,在美國教繪畫。那時他認識了馬克.羅斯科(Mark Rothko)和威廉.德.坤寧(Willem De Kooning),這是蕭勤藝術生涯的一個交叉點,並在那發現了抽象表現主義。 蕭勤的國際化途徑包括對日本具體派( Gutai Group) 的精神和行為繪畫濃厚的興趣。 正如愛德華.格里桑(Édouard Glissant)所說,“文化通過交流而變化,而變化通過變革而交流”。 這是現代藝術的基本原理之一,蕭勤也將此作為自己畢生的使命,並以此作為跨越20世紀抽象藝術整個歷史的深刻跨文化和同樣普遍的藝術作品的基礎。

這種文化的融合使蕭勤產生了堪稱20世紀亞洲抽象藝術中最原始和國際化的作品。 這位藝術家在法國博物館舉辦了首個展覽 “向蕭勤致敬”,但他的作品已在亞洲各大博物館展出,尤其是2018年在上海中國美術館舉行的重要回顧展。 從現代藝術博物館到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從費城藝術博物館到多倫多,瑞士和巴塞羅那的博物館,以及現在的亞洲國家藝術博物館-吉美博物館( Musée Guimet ),都可以在世界各地的眾多博物館中找到它。 對藝術家及其基金會的幫助下,巴黎展覽也得以實現。該展覽展示了代表蕭勤從1950年代起開啟他藝術創作的關鍵時刻和發展的作品。這些標誌性作品選自基金會的藏品以及歐洲和亞洲的私人藏品和檔案。


在米蘭成立的“龐圖國際藝術運動”(Punto,1961–1966) 是基於中國哲學的思想,特別是指沉思的思想,是20世紀唯一由中國藝術家創作的西方藝術運動。 “ Punto”在意大利語中是“點”的意思,在這裡指的是藝術中最小的組成部分,也指遠東哲學概念,全都是一個“點”。其基本形式;一種透過手勢產生的符號藝術;一生的工作,由征途和象徵純潔的頌歌組成;“光之躍動”,蕭勤的創作中其一系列作品的標題,其中畫家借鑒了中國書法中心的筆勢藝術,可以看作是他整個藝術作品的統稱。 “他們是標誌嗎? 它們是手勢,內在手勢,對於這些手勢我們沒有實際的肢體去表達,但是它們的推動力,張力,動量是相同的。” 亨利.米肖(Henri Michaux)講述了自己的靈感來自於中國的繪畫。蕭勤的繪畫揭示了米肖可能被稱為 “表意成分”。 然而,蕭勤作品的獨特之處在於它傳達出的迴聲或參照物眾多。在這次旅行中,他的作品構成了標誌,我們發現了其他亞洲哲學,尤其是道教和藏傳佛教,以及在印度曼陀羅繪畫中發現的幾何形狀和世界性詞彙。的確,蕭勤的一些畫作讓人想起了20世紀亞洲藝術的另一位現代大師印度畫家S.H. 拉扎 (S.H. Raza)。


我很幸運能夠通過我們共同的朋友托馬斯.阿貝格 (Thomas Abegg) 認識蕭勤。 蕭勤不僅屬於20世紀傑出藝術家中的精選群體,同時也向微笑著生命的眾生同樣罕見和珍貴。我在他的藝術中,在他的光芒四射的作品中看到了這種微笑,這是對生命和宇宙的讚美詩詞。策展人最初是圖像的傳送者。蕭勤在巴黎舉行的最後一次公開展覽可以追溯到1964年的當代藝術畫廊。從那以後,許多藝術在城市的橋下流淌。五十年來,這是唯一一次重要的活動,共同來見證這位偉大的藝術家在吉美國立亞洲藝術博物館的所在地-德爾海德巴赫的城牆內慶祝。 我感謝索菲.馬卡里歐(Sophie Makariou)如此熱情地在歐洲通往亞洲最重要的窗口吉梅特(Guimet)這樣有意義的地方向蕭勤致敬。在博物館的藏品中徘徊,就像在亞洲文化和哲學中的融合發展一樣,類似於文化的活力,標誌著不屬於某人的生活和蕭勤的作品。






哲羅姆・努泰博士 (Jérôme Neutres)

自1996年以來,哲羅姆博士策劃了超過40次以上的展覽(在巴黎大皇宮舉行的比爾·維奧拉,羅伯特·馬普特索普,歐文·潘的回顧展)。他同時也大量撰寫有關藝術和文學著作。身為巴黎國家大劇院博物館的前戰略總監,巴黎盧森堡博物館的前總裁。他發起並策劃了展覽《 Nel Vulcano》在意大利那不勒斯的曼恩表演藝術中心(Man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

The Beginning of Tao – 2, 1962, 70 x 50 cm Encre et acrylique sur toile Ink and acrylic on canvas Collection privée / Private collection, Europe

The Beginning of Tao – 2, 1962, 70 x 50 cm Encre et acrylique sur toile Ink and acrylic on canvas Collection privée / Private collection, Euro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