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火山裡:蔡國強與龐貝》

“我知道,如果您記錄了他的死,他將獲得不朽的名望。”
小普林尼(Pliny the Younger),寫給塔西(Tacitus)的關於維蘇威火山爆發的信,公元79年。


阿蒂爾·蘭波 (Arthur Rimbaud) 在他的詩文「彩光集」寫到: “有人會為毀滅而狂喜嗎?” 2
讓我們回到 「美之存在」(Being Beauteous) 這一篇詩詞,看來這首詩可能是懷著龐貝的命運而寫的,敘述這一座羅馬遺址,在79年因維蘇威火山的致命噴發而毀滅,這場大自然的災難,自相矛盾地催生了世界上最美麗的考古遺址之一。拿坡里國立考古博物館也坐落於此,該博物館收藏著當今最負盛名的羅馬古代藝術品。阿蒂爾·蘭波(Arthur Rimbaud) 的詩歌中寫道,世界的毀滅是新生活出現的必要前奏:死亡的呼嘯聲和環繞在耳的謎音,使受人尊敬的身體像幽靈一樣上升,擴張和顫抖; 黑色和腥紅色的傷口在高貴的肉中破裂。 生命的色彩隨著視覺的產生而變暗,起舞和漂移。顫抖起來,隆隆作響,這些效果的瘋狂滋味與致命的嘶嘶聲和嘶啞的音樂相衝突,遠在我們身後,向我們美麗的母親猛擊,她往後退,然後站起來。哦,我們的骨頭覆上一層令人憧憬的新身體。霧灰色的臉,刺眼的盾牌,水晶製的武器!我要降落的砲彈落在樹木叢和輕巧的空中!在「彩光集」裡,阿蒂爾·蘭波 (Arthur Rimbaud) 想要以詩歌(即藝術)能改變生活。毀滅之後才能真正的重新創造。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可以為破壞而瘋狂。 「災難會成為藝術創作的源泉嗎?」如果維蘇威火山沒有讓熔岩覆蓋該地區的首都,當時的龐貝城,火山熔岩殺死了所有生命,但將藝術品保存在灰燼中,二十個世紀後的今天,我們是否還會見證這種壁畫和崇高美感的壯觀展示?認為這些傑作的長久保存性是火山噴發的直接結果,這是一個奇怪而令人恐懼的悖論,該火山噴發在秋季的某日,這造成了絕大部分龐貝和赫庫蘭尼姆所組成的兩萬人口的消失了。




創造性破壞

《在火山裡:蔡國強與龐貝》在武爾卡諾島,一個夢寐以求的夢想誕生了,那天我去那不勒斯,從能俯瞰大地的制高點聖埃爾莫露台的頂部注視著維蘇威火山。思考著這種破壞性的火山熔岩是龐貝古蹟最佳保護者的悖論,蔡國強的容貌清晰的在我腦中浮現,我在想也許這位爆破藝術家與維蘇威火山之間能產生連結,他通過用爆炸性粉末製成的繪畫來強加他的風格標誌,以及這座火山的遺跡:龐貝城及其寶藏保存在拿坡里國立考古博物館中。後來,蔡國強開始與雄心勃勃的西方藝術史藝術家進行一系列交流,這些交流影響了他藝術創作的形成和成長。龐貝城是他無悔夢想的一部分。他立即接受了我的提議,這是他一直在等待的與大自然結合的計畫。 與龐貝的交流,是使其藝術和歷史必要且合法化的步驟。「我的作品包含在紙上爆炸作畫」3 蔡國強解釋的說。蔡國強自30年前在日本作為外籍藝術家以來,就已經學會掌握火藥的秘密,從而開發出獨特的藝術技巧,使他能夠從爆炸性的有色火藥中創造屬於他的特色。在19世紀法國作家巴爾扎克 (Honoré de Balzac) 的短篇小說《未知的傑作》(The Unknown Masterpiece) 講述一位畫家–弗亨霍夫(Frenhofer),「他死在夜裡,死前他將自己的油畫付之一炬」,法國哲學家–狄德羅(Diderot)認為破壞是創新的,違背了創造和破壞是對立的普遍觀念。這位哲學家在他的《沙龍隨筆》(Salons)中想像,如果雕刻家–埃特涅-毛里斯·法孔涅 (Etienne-Maurice Falconet) 雕刻的皮格馬利翁雕塑群 (The sculpted group of Pygmalion)在某些地方被摧毀,甚至會更加完美…在20世紀,我們發現了一種有遠見的想法:藝術家–盧齊歐.封塔納(Fontana)撕裂他的畫作或者米羅(Miro)燒毀了最後一張桌子時。凱瑟琳‧格里尼爾(Catherine Grenier)在2005年在蓬皮杜藝術中心(CENTRE POMPIDOU)舉辦的展覽《大爆炸:20世紀藝術的破壞與創作》中,提出了一種說法,即「二十世紀藝術家以及我們當代藝術家的共同標杆,二十世紀藝術家和我們當代藝術家作品的共同特徵是衝動,而不是人物,它是將兩個術語緊密聯繫在一起的矛盾衝動:破壞與創造。」正如米羅(Miro)所說,因為藝術家想要的是,「謀殺繪畫」,也就是說,使自己擺脫學術和規則。 在這種現代主義傳統中,蔡國強為已成為傳統和學術的當代概念藝術注入了火藥,並通過實驗進行了革新,這是自20世紀初期以來藝術的巨大挑戰,透過對物體的「破壞或重新組合」為過程手段。法裔美籍的藝術家–阿曼(Armand Pierre Fernandez)在他的破壞性表演和其他「憤怒」中尋求「在破壞中使用自己的能量」,從而創造了這種變革性破壞的新元素。他在畫布上收集了毀滅的碎片,其構圖類似於爆炸的照片,成為了一件藝術品,例如「蕭邦的滑鐵盧」作品,該作品是由1962年3月的一場演出中鋼琴被毀而製成的。蔡國強通過他的爆炸性繪畫而誕生,其創作和表演既使作品成形又破壞了作品的最初外觀,無疑是這一文化遺產的一部分。


藝術,或戰爭中的煙硝


義大利作家–小普林尼(Pliny the Younger)在給他的朋友同是義大利裔的歷史學家–塔西圖斯(Tacitus)的一封著名信中講述了龐貝城的災難。 它描述了「隨著船隻靠近,火山灰已經落下,變熱,變厚,接著是浮石和發黑的石頭,被火焰燒焦並破裂:然後突然進入淺水區,海岸被碎石阻塞了 從山上來。」4 小普林尼(Pliny the Younger)說:「在維蘇威火山上,大片的火焰和跳躍的火焰在數點上燃燒,夜幕籠罩著它們明亮的眩光。」這故事就像蔡國強的煙火表演,蔡國強是第一位利用中國的發明的火藥祖傳特性提供藝術可能性的畫家。 蔡國強的每幅畫在其設計和實現上都像是煙花在畫布或紙上。每件作品都成為藝術家精心策劃,發現新事物的大災難的故事。蔡國強說:「每個人都知道如何點火,但是知道何時以及如何將其熄火是藝術家的工作。」5 蔡國強就像當代的普羅米修斯一樣,也像是一名消防員,也體現了藝術家的精髓,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在某種意義上始終是這把火的賊,是創作的象徵。 掌握大火也正在統治一個困難而危險的事情。 蔡國強知道,偉大的藝術家是敢於冒險,似乎也是在抗拒死亡的人。吉恩·吉內特(Jean Genet)在他的藝術論文《雜技演員》(The Acrobat) 或《阿爾貝托·賈科梅蒂的工作室》(The Workshop of Alberto Giacometti) 中對此進行了解釋:從定義上說,藝術家將自己置於危險之中,並知道死亡,在定義上「沐浴在藝術家工作的絕望而輝煌的地區」6 。蔡國強回應說:「正是在這種恐懼中,最強大的藝術作品會發生。」7 藝術,還是對死亡恐懼的最佳答案? 蔡國強在拿坡里國立考古博物館裡的龐貝遺址藏品進行了思考和研究。我們在這座城市度過了很多時間,這對藝術家和策展人來說是一個巨大的鼓舞。藝術家與如此獨特的博物館藏品之間已形成了真正的對話。這個對話是屆時於展覽的設計中得以實現的,蔡國強的作品懸掛在永久收藏的核心上,創造了一種尋寶活動,在過去和現在之間搖擺不定,一世紀的藝術和蔡國強即將到來的當代藝術,在龐貝古城和現代美學之間產生了鏡像效果。

在此我要感謝導演保羅·朱利埃里尼(Paolo Giulierini)熱情地接受了這種交流的物理表達,這使蔡在那不勒斯的展覽具有獨特性。與龐貝的交流還伴隨著現地的創作。這次展覽的另一個特點是,它將展出在龐貝古城(尤其是考古遺址的圓形劇場),一流的藝術場所和古老的龐貝古城中得以實現。蔡國強的藝術本質上是表演藝術。在蔡創作的開始,總有一場表演。他的藝術之所以壯觀,是因為蔡的手勢本身就是一種表演。要使蔡站在龐貝面對維蘇威火山的舞台上,就是要建立一種藝術手段,使他與龐貝的交流能夠發揮其全部含義,並突出蔡表演的美學和情感力量,這是對表演藝術可塑性的真正支持。根據定義,表演只是短暫的。生活表演的特殊性是與生活本身分享其異變的性格。正是這種脆弱賦予了表演美麗和意義。沒有其他地方比龐貝更能體現這種脆弱性。龐貝城本質上是一個短暫的城市,同時賦予它永恆地原因歸功於藝術和對藝術的記憶。在我看來,蔡國強的繪畫作品的整個部分就是賦予表演連續性。每張畫布就像一場演出的存儲卡。不僅是記憶,更多的是延續其命運和目的地。因此,當您在博物館的畫廊中發現他的作品時,您會感受到如此多的生命和活力。因此,我很自然地向莫拉基金會(Giuseppe Morra)提出建議,以伴隨那不勒斯這個項目的開展。朱塞佩·莫拉基金會(Giuseppe Morra)幾十年來一直對表演藝術充滿熱情,從生活劇場到“行為藝術之祖母”–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並從嶋本昭三(Shozo Shimamoto)和赫爾曼·尼采(Herman Nietzsche)創立了博物館,培養並接待了該領域最偉大的藝術家(在那不勒斯)。 沒有朱塞佩 (Giuseppe) 和泰瑞莎 (Teresa) 以及我們的朋友迪亞哥・斯特拉澤 (Diego Strazzer) 的不懈支持,這個項目是不可能的成功地。向他們深表我的深刻謝意。


龐貝,影像之城


龐貝不僅僅是一個博物館,它還是圖像之城,其房屋從一開始就覆蓋有壁畫和馬賽克等。這座城市似乎與藝術並存。對於蔡國強來說,與龐貝對話是要利用這個圖像世界及其全部的想像力。曼恩表演藝術中心(Man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的展覽是蔡國強《西方藝術史之旅》的延續。 因此,我們近年來能夠看到蔡與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館 (The Pushkin Museum),馬德里的普拉多 (The Prado),佛羅倫薩的烏菲茲美術館 (the Uffizi) 的藏品進行交流。 在這些項目中,蔡力求達到繪畫精神的精髓。蔡欽仰在藝術史上享有崇高敬意的大師們,他想挑戰那些大師們,都是「管理著一個聞所未聞的畫布,為後繼者開闢了新的空間」8 的藝術家。這些藝術家提供了後繼藝術家一個新視野,並啟動一個新的形式來代表它。如果說蔡對過去與我們當代世界相去甚遠的歷史藝術家感興趣,那當然也可以說明一個概念,他與那些將創造行為放在首位的創作者親近,而不是放棄了實現和工藝的當代性。蔡說:「一位偉大的藝術家既是設計家,抑是實踐家。」9 蔡國強從心底深處,通過分階段性和照亮他的藝術作品的行為,認為「場面調度」是一種必不可少的實踐,也許本身就是一門藝術。從這個意義上講,他是一位尋找過去的藝術史的藝術家,而這一歷史甚至可能會消失。蔡透過與埃爾‧格列柯 (El Greco),戈雅 (Goya),拉斐爾 (Raphael),山德羅‧波提且利 (Botticelli) 或龐貝畫家技術性的合作。如果蔡如此喜歡與藝術史上最偉大的藝術家的對抗,那也許一次又一次對於這種最危險的挑戰的品味,這種對冒險的熱愛,因為只有在藝術中走出極度冒險的姿勢,才有可能出現一些輝煌的事物。

對於蔡,藝術是幾乎一種的武術。這是一項格鬥運動。「對我來說,看一幅畫就像觀看兩個功夫大師之間的拳擊比賽,當您用自己的方法重新繪畫時,就像自己與大師進行比賽一樣」,畫家談到他的作品時說。 在馬德里的普拉多(The Prado) 10 與埃爾‧格列柯 (El Greco) 和戈雅 (Goya) 的藝術交流。從定義上說,藝術家不是一個面對自己並面對他之前的藝術家的創造者嗎?我一直以為偉大的藝術家就是發明或重新發明藝術的人。在《蔡國強的自傳:思想的路線》中,這位畫家聲稱他的藝術姿態是「渴望違抗繪畫」11 。在我們的展覽中,蔡國強使用了新的創作媒介,更新了姿態並承擔了風險。重新開始,創造。玻璃,鏡子,大理石,陶瓷,絲綢,石膏...藝術家在那不勒斯的文化和藝術史上以及坎帕尼亞地區發現了點燃火藥畫的新背景。 為了製作新的作品集,蔡使用了中國,日本和意大利的粉末。龐貝圓形劇場的表演也與蔡或現場創作的表演不同。 在龐貝城,這是我們正在處理的「爆炸裝置」。 「讓火藥成為自己,」蔡告訴我。


慾望天堂


如果說在曼恩表演藝術中心(Man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的收藏中有龐貝文化的一部分標誌著蔡國強的探索,那無疑是這些作品的曖昧假想,這與藝術家反復出現的主題之一是吻合的。帕斯卡爾·奎格納德(Pascal Quignard)通過對龐貝情色壁畫的思考,解釋了Le Sexe et l'effroi(《性與恐怖》)中“迷戀”一詞的美味多義性:法西努斯 (拉丁語:fascinus,是古羅馬宗教及巫術中神聖菲勒斯的化身。) 使用了希臘語–phallus,phallus 在拉丁文中被稱為「將眼睛停在無法分離的地步,迷戀是對語言死角的感知。」這就是為什麼法西努斯的表情總是偏向側面的原因。12 性慾是只有詩歌才能說出來的、難以言欲的,只有繪畫才能使人從畫中感受到看不見的性慾。 帕斯卡‧奎格納德(Pascal Quignard)提醒我們,我們在龐貝城的作品中看到的這種情色現像是希臘文化的強大標誌之一,因此經常性的出現在羅馬帝國的文明和藝術中。我們知道,提比略皇帝 是以 弗所帕拉阿西烏斯(Parrahasius)繪畫的收藏者,據說他發明了情色作品–字面上是「妓女畫」。 當我們正在組織這些龐貝古畫與居住在美國的中國藝術家之間的對話時,重要的是要記住,這種羅馬古代藝術已經起源於另一種藝術史基礎上的文化交流。爆發,勃起,爆炸。 我們所說的「不反應期」(學術名詞為 refractory period) 是指性高潮之後的時刻。 歡樂的爆發也是一場災難。 快樂的高潮預示著它的終結。在他用粉末和顏料製成的畫布上的作品中,每次爆炸對蔡國強都是一種愉悅的感覺,我們經常看到他在表演期間大聲歡呼和喊叫。“爆炸本身沒有慾望和性嗎?” 13 –他解釋說,從而肯定了他的藝術姿態的感性甚至性向。 蔡說:「我的方法論充斥著慾望和性。」14,也有人說“他的作品創作類似於色情行為。” 15 蔡的藝術想像力與龐貝藝術之間的相遇必須從邏輯上在其情色作品的櫥櫃中找到其頂峰。 曼恩表演藝術中心(Man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是羅馬帝國時期著名的性歷史博物館,在這裡我們發現了自由放任的龐塞性生活於龐貝城的自由主義者居民的幻想;面對他們生活的當代清教徒社會,讓西方世界的公民難以置信。 我記得蔡先生初次造訪這些廳堂時閃閃發光的樣子,這些廳堂散佈著腫脹的陰莖,身體各個位置纏繞著,兩個,幾個,女人,男人,神靈,有時還有動物…龐貝城,或所有被禁止的娛樂之城,十九世紀的清教徒考古學家將其與舊約聖經中的古城–索多瑪(Sodom)做了比較。長期以來,這些被描述為淫穢的作品被隱藏起來,甚至直到1967年才讓所有人看到它們。 但是有時我們倒退多久呢? 龐貝古城是一座藝術,文明和娛樂之城,從讀書和寫作開始就培養了所有的罪惡,在年輕有才羅馬帝國第二代皇帝提圖斯(Titus)統治期間被摧毀,但可惜的是他英年早逝,僅僅兩年的權力就遭受了災難的破壞。這個故事中有一些神靈的墮落,這使我們想知道任何文化的令人沮喪的脆弱性。







1. 自1996年以來,擔任1位博士學位,策展人約40次(在巴黎大皇宮舉行的比爾·維奧拉,羅伯特·馬普特索普,歐文·潘的回顧展)。有關藝術和文學的大量著作的作者。巴黎國家大劇院博物館的前戰略總監,巴黎盧森堡博物館的前總裁。他發起並策劃了展覽《 Nel Vulcano》在意大利那不勒斯的曼恩表演藝術中心(Man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
2. 亞瑟·林波(Arthur Rimbaud),《照明》(新方向,1957年)。 LouiseVarèse的翻譯
3. 趙燕,李文靜,蔡國強:《意大利畫家》(Klincksieck,2007年)。法語版,p222.
4. 從《小普林尼的來信》(企鵝經典,2003年)。貝蒂·拉迪斯(Betty Radice)的介紹和翻譯。
5. 同上。
6. Jean Genet,Le Funambule,L'Arbalète; p195.
7. 現代畫家訪談,2018年。
8. 趙燕,李文靜,作品。p122.
9. 同上
10. 同上。
11. 閆釗,李文靜,著。p17.
12. 帕斯卡·奎納德,《性與恐怖》(海鷗圖書,2011年)。 Le Sexe et l'effroi(Gallimard,1994),p152.
13. 趙燕,李文靜,同前。 p104.
14. 同上。
15. 同上。

哲羅姆・努泰 (Jérôme Neutres)

自1996年以來,哲羅姆博士策劃了超過40次以上的展覽(在巴黎大皇宮舉行的比爾·維奧拉,羅伯特·馬普特索普,歐文·潘的回顧展)。著有大量關於藝術和文學著作。身為巴黎大皇宮戰略總監,巴黎盧森堡博物館館長。他發起並策劃了展覽《在火山裡:蔡國強與龐貝》在意大利那不勒斯的曼恩表演藝術中心(Man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

Rights reserved

Rights reserved

Rights reserved

Rights reserved

Rights reserved

Rights reserved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