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津大輔: 25 年錄像收藏展 - 東亞與東南亞的境遷信號

藝術家

前言


「藝術帶給人們的震撼,可否超越電影?」

事實上我們對於時間運用的認知,逐漸缺乏耐性,而錄像藝術,游移在劇場與藝術範疇之間,改變了人們通俗的閱讀方式,引領我們探究更豐富的感官經驗,於此,藝術跨領域的結合與蛻變,是現代人的福音。600年前荷蘭畫家因地理與生活條件而發明了油彩,而今科學的躍進帶來了錄像媒介,之於生處在現代的我們,如何理解這個領域,轉化視覺閱讀做為睿智的行動,是我們與時演進的課題。

在一個漫談的過程中,宮津大輔提及他對於錄像的著迷。這個理想能夠成真,某個程度上,是源自朋友之間的承諾。在這紛亂的時刻,本能地希望,這種對於藝術的熱忱、關注與支持,能夠點燃一些希望的火花。一切看似遙遠,其實,正成為我們生活的主軸。2020年是一個特殊的年份,這個震盪讓我們看見世界更真實的一面,以及種種虛幻。而在這樣的時刻,一場跨國團隊合作的展覽,令我們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緊密連結不分國界。在種種行為選擇發生在虛擬世界的途中,我們看見錄像藝術的巨大潛能所構成的悖論。它來自數位的編寫,卻向我們說明「場域」無可被取代的意涵。

在宮津先生25年共逾100件錄像收藏中,最終我們篩選出8位東亞藝術家的經典作品,作為宮津先生,對於亞洲美術史之時空觀的傳媒代表。藝術家來自泰國、新加坡、日本、台灣與中國,從宗教經典、國史、聲像、夢境與文化限制,回到對於多樣性社群最需被重視的議題與環境認知。從東方美學的時空觀點,我們看見關於現在與過去的邊界所產生的詩性空間,在所有困頓中所潛藏著轉機與啟示。這些造就我們的豐富性,曾經我們以為匱乏。

高雄,做為海納百川的自由之城、台灣的國際轉運樞紐,本期展覽,希望能帶給您更多對於亞洲文化視覺語言的開闊與想像。

-邵雅曼



宮津大輔.自述

我第一次收藏錄像作品是在1994年時,從那之後,已經持續超過25年。這次的機緣,我們從約莫100件錄像收藏當中一起精選了多部作品展出,我也很高興能在如此美好的空間為大家介紹我對於亞洲藝術史的「空間」與「時間觀」的認識。

自古以來,亞洲對於「空間認識」或「表現方法」,就有別於西洋的遠近手法、或陰影表達方式。譬如,我所鐘愛的亞瑟.卡爾門.丹特 (Arthur Coleman Danto,1924~2013年)曾比較過清朝耶穌會教士畫家的作品,和亨利.馬諦斯 (Henri Matisse,1869~1954年)《綠色條紋的馬諦斯夫人(The Green Stripe)》(1905年) 的軼事,描述於『藝術的終結』 (”The End of Art”, in Berel Lang ed., The Death of Art, Haven Publications, 1984年) 這本書內。

又如,北宋張擇端 (1085~1145年) 《清明上河圖》(12世紀),以宛如空拍機的俯瞰視角,將往來於春意正濃的京城-開封(汴梁)的流動人群,生動活潑地描繪出來。同一時代在日本的《伴大納言繪巻》(12世紀) 當中,應用「異時同圖法」展現出的同一畫面,包容多種場景與動作,呈現了時間經過的凝結。於此之後,號稱為日本的漫畫始祖-《鳥獸戲畫》(12~13世紀),更甚將動物擬人化,莞爾卻又尖銳地諷刺社會。

經過700年之後,馬塞爾.杜象 (Marcel Duchamp,1887~1968年) 繪製作品《噴泉(Fountain)》的同年,由下川凹天(Shimokawa Hekoten,1892~1973年)製作出日本最早的動畫『芋川椋三 玄関番之巻』,以現今的觀點而言,仍是相當具有啟發性的作品。

總之,亞洲在千年以前就發展出繪卷 (中國稱之為卷軸)的手法,已經將「時間概念」融入於繪畫裡。

另一方面,從現在的中國、台灣、越南、朝鮮半島,然後發展到日本-所謂的「漢字文化圏」,關於「書寫」的文化所衍生的影響,自古以來備受尊崇。單以造型優美的書寫文字而言,唐代就有張旭 (生歿年不詳) 或懐素 (725年~785年) 等人,朝著屏風或是牆壁一氣呵成,自由奔放式地書寫文字,他們富含表演性質地擺動身體,而發展出了所謂的「狂草」派別。

進入20世紀之後,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影響,人類受到前所未有的創痛,以前既有的概念或價值觀大多因此而有所改變。當然在藝術領域裡,已經有人不滿於現狀。在此時空之下,克萊門特.格林伯格 (Clement Greenberg, 1909~1994年)等人,在美國以「抽象表現主義」為名,發展出戰後現代美術,向全世界展現其意義與價值。

相對的在日本,「書寫」是做為一種「教育制度」或是「展現國威系統」的政治用途,因而藝術長期不受到重視。直到井上有一 (Inoue Yuichi, 1916~1985年) 等人成立了「墨人會」,其成員摒棄原本純粹屬於造型原理與文字的表象意涵,將其發展為「前衛性書寫」的藝術。

有趣的是,哈羅德.羅森伯格 (Harold Rosenberg, 1906~1978年) 創造了「行動繪畫」一詞,不再是將表象重現於畫布上,而是將畫布視為一種「行為的競技場(Arena)」。相對的,井上有一則認為:「所謂的『書寫』是一種空間藝術」或是「文字存在之『場域』」。井上所說的「場域」不僅是「空間」,更結合「時間」的概念。由此可以推測他受到哲學家西田幾多郎(Nishida Kitaro, 1870~1945年) 的思想影響極大。

如上述般,我們存在的東方世界對於「空間認識」是和「(西洋)美術史」上的見解是有所差異。但是、相較於對悠久的歷史採單一思考模式,1980年代以後急速發展出的「多文化主義」則提倡從多方面的觀點切入的可能性。


豐富多樣性的亞洲影像作品

  這次在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有幸能夠觀賞到,多元角度描繪下的現代社會樣貌作品。

 蔡佳葳(Charwei Tsai, 1980年~) 以多變、且又多様性地闡釋其作品,不禁讓人疑問這世界上是否真的有種萬物的真理存在。她以在砂丘或者水面上書寫經文的作品成名。然而她的作品 《水月(Water Moon)》 (2017年) 如同「詩有可解不可解若『鏡花水月』、勿泥其跡可也。」 (對詩可理解或不可理解,如同鏡花水月) 解釋,表現出藝術上深層趣味性與無常幻夢。也同時令人聯想到希臘神話中、依戀於映入水鏡中的自己的納西斯 (Narcisse) 的「自戀主義」的著名故事。

何子彦 (Ho Tzu Nyen, 1976年~) 的《波西米亞狂想曲計畫(Bohemian Rhapsody Project)》(2006年),改編自皇后樂團最暢銷的歌曲,引用年輕殺人犯的獨白、製作出以法院為舞台背景的搖滾歌劇。值得矚目的是,他不只編輯演出人員的錄影成為作品,演員當中除了白人飾演法官角色之外,其餘全為被告,警官則由中國、馬來西亞、印度後裔演員擔任演出。前者有下判決的法院與決定配角的錄影之雙重意義,後者也描繪出長久受到英國殖民統治下,新加坡身為多種族國家的歷史軌跡。
 
許家維 (Hsu Chia-Wei, 1983年~) 的《白色大樓-猴子舞(White Building-Sva Pul)》(2016年) 影片當中、出現了飾演史詩羅摩衍那當中描述的-侍奉猿神・哈奴曼的神使,柬埔寨傳統舞蹈 「蘇瓦拉」的年輕舞者。錄像的背景舞台是柬埔寨具代表性建築師旺莫利萬 (Vann Molyvann, 1926~2017年) 所設計的白色大樓。在波布政權 (紅色高棉) 體制下,因為虐殺、拷問、強迫勞動而奪去了170萬人以上尊貴的性命,從古典到現代,所有的藝術面臨到了毀滅的危機。作品強烈地呈現出幽默的舉止,卻內含寂寥內心的觸動。

蘇匯宇(Su Huiyu, 1976年~),從1985年邱剛健(Qiu Gang-Jian, 1940~2013年)製作的酷兒式的邪典電影獲得靈感,創作出視覺裝置作品《唐朝綺麗男(1985, 邱剛健) ,The Glamorous Boys of Tang (1985, Qiu Gang-Jian)》(2018年),讓他獲頒「第16屆台新藝術獎」的視覺藝術部門獎。這部作品描述了戒嚴下,台灣人們產生了凌駕於情色慾望之上的絢爛華美視覺饗宴,並結合屏風繪畫,營造出絕美效果。

陶輝(Tao Hui, 1987年~) 以一台相機(單一觀點)持續不斷地呈現方式,拍出了《德黑蘭黃昏(The Dusk of Tehran)》(2014年),作品中描述身穿結婚禮服的美女演員,有時獨白般與計程車司機的對話場景。其對話取材於年輕身亡的香港歌后梅艷芳(Anita Mui, 1963~2003年),在最後一場演唱會上與歌迷聊天的內容。陶輝切割了原本對話的文脈,置入於毫不相干的環境中,暗喻伊朗在革命之後,女性的戀愛、結婚、以及要在社會上立足的種種困難。

令人記憶猶新的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1970年~)近日在臺北市立美術館展出個展「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 狂中之靜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The Serenity of Madness)」。他曾經獲得第63屆坎城國際影展金棕櫚獎最高榮譽的導演,參加過眾多的國際影展,是一位相當活躍的藝術家。作品當中讓人無法喘息的濃綠叢林,與維克多.卡斯特蘭 (Victoire de Castellane, 1962年迄今) 以昆蟲為象徵所設計的珠寶,展現出妖嬈光彩。宛如驗證科學的現代社會與迷信或幻影,或許也呈現出邁向經濟發展的祖國與故鄉泰北遭受殘害的歷史過程。

代表中國大陸的藝術家楊福東 (Yang Fudong, 1971年~) 的《Honey(蜜)》(2003年),其具意義深遠的標題呈現出獨特的影像世界觀。以鳥瞰式相機觀點、引發緊張情緒的小號旋律,加上香菸,軍服等小道具,賭博或埋伏的場景,彷彿重現舊日的間諜片。鮮豔的色彩與中國默片傳統形式的對比,令人們對於新舊世代隔閡的印象產生變化,似為「紅色資本主義」之政治經濟上扭曲歪斜的社會狀態。

山川冬樹(Fuyuki Yamakawa, 1973年~)在作品《她放眼的未來是我們的現在》(2015年)中,戴上了傳奇模特兒山口小夜子(1949年~ 2007年)的面具,在禁止進入的警戒區福島第一核能發電廠附近舞動徘徊。他的表演讓人聯想到「與冥界的通訊裝置」的「能」,他的舞姿彷彿是『井筒』(由世阿彌所作,能劇的代表劇目)中,等不到丈夫歸來的女人魂魄所舞出的男女一體舞。不過,以山川為附身表現出來的「她放眼的未來」,並非連結此岸與彼岸的安魂或追悼,而是肉眼看不見的輻射線及遮蔽輻射線的系統。


  上述亞洲各國影像作品,都具有各自的「空間認識」與「時間概念≒歷史觀」的觀點、以多元角度探討存在於現代社會的各種樣貌,並敏銳地加以描繪。

從擁有台灣最大國際港口的高雄為起點,邀請您進入我的收藏世界,讓思緒馳騁於眼前廣闊的大海,與遙相對望的諸國之間。





《宮津大輔:25 年錄像收藏展 - 東亞與東南亞的境遷信號》

策畫與呈現
邵雅曼, 宮津大輔

藝術家
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 (泰國)
楊福東 (中國)
山川冬樹 (日本)
何子彥 (新加坡)
蘇匯宇 (台灣)
蔡佳葳 (台灣)
許家維 (台灣)
陶輝 (中國)

主辦單位
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

展覽團隊
永添藝術

協辦單位
澡堂美術館 (東京)
香格納畫廊 (上海, 北京, 新加坡)
馬凌畫廊 (香港, 上海)
TKG+ (台北, 北京)
双方藝廊 (台北)
尊彩藝術中心 (台北)
艾可畫廊 (上海)
Snow Contemporary (東京)

工程協力
御盟建設

指導單位
文化部、高雄市政府文化局、高雄市政府都市發展局

特別感謝
劉素芳、張原熏、謝豐嶸、郭奕臣、台北當代藝術館

指定住宿
晶英國際行館


「收藏的精隨在於:當遇見一種新的創意或嘗試時,是否能夠全然相信自己去支持這些作品的那份直覺。」-宮津大輔


關於.宮津大輔
宮津大輔以獨特眼光聞名。他只是一位平凡無奇的「工薪族」,卻證明了藝術收藏絕非富人的專利。他邀請藝術家朋友為他打造dream house,包含草間彌生、奈良美智、蔡國強等人作品,而其昔日的眼光,在數十年後締造出時價遠高於當年數倍的珍奇佳作。他的收藏廣泛地受到國際媒體的報導,並於眾多美術館展出,包含南韓首爾大林當代藝術博物館,台灣台北當代藝術館,日本東京歌劇城等。至今著有《工薪族當代藝術收藏之道》,《藝術X科技的時代—創意產業帶來的社會的革命性變化》,《現代藝術經濟學—當代藝術經濟學》。宮津大輔以無比的熱情,淋漓盡致地享受他獨有的藝術人生。

「他對藝術的熱愛始終如一的態度,讓我不禁肅然起敬。」-草間彌生
「我要向他那當下捕捉藝術的決斷與勇氣致敬。」-小山登美夫

Q&A
Q/ 要具備多少財力才能收藏當代藝術?
A/ 時代變遷至今,即便像我這樣的市井小民,單憑辛苦儲蓄而來的微薄零用錢和公司獎金,也照樣買得起具備內涵的當代藝術品。
Q/ 何時是進入現代藝術收藏市場的最好時機?
A/ 就是現在。現代藝術品少有贗品問題,它們極可能在十年後,有十倍以上的漲幅,搖身一變成為一代名作。
Q/ 該如何挑選作品?
A/ 只有一句話:「相信你自己,絕對不要欺騙自己。」如果你不懂得掌握「忠於自己的喜好」買後極可能會「悔不當初」。

“My mother’s garden“,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6:42 minutes,Digital 4:3,Silent ,Colour,2007© SCAI THE BATHHOUSE 5526

“My mother's garden“,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6:42 minutes, Digital 4:3, Silent, Colour, 2007 © SCAI THE BATHHOUSE

“My mother’s garden“,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6:42 minutes,Digital 4:3,Silent ,Colour,2007© SCAI THE BATHHOUSE

“Honey(蜜)“ ,Yang Fudong,9:29minutes,Single channel video,Colour,2003© ShanghART Shanghai

“Honey(蜜)“ ,Yang Fudong,9:29minutes,Single channel video,Colour,2003© ShanghART Shanghai

“Honey(蜜)“ ,Yang Fudong,9:29minutes,Single channel video,Colour,2003© ShanghART Shanghai

“Bohemian Rhapsody Project“ Ho Tzu Nyen,6:20minutes,Single channel video,Colour,2006© Studiotzu

“Bohemian Rhapsody Project“ Ho Tzu Nyen,6:20minutes,Single channel video,Colour,2006© Studiotzu

“White Building _Sva Pu“,Hsu Chia-wei , 2:37minutes, single-channel HD video,Colour,2016© Liang Gallery

“White Building _Sva Pu“,Hsu Chia-wei , 2:37minutes, single-channel HD video,Colour,2016© Liang Gallery

“White Building _Sva Pu“,Hsu Chia-wei , 2:37minutes, single-channel HD video,Colour,2016© Liang Gallery

“The Dusk of Tehran“,Tao Hui,4:14minutes,Single screen video sound and light,Colour,2014© AIKE Gallery

“The Dusk of Tehran“,Tao Hui,4:14minutes,Single screen video sound and light,Colour,2014© AIKE Gallery

“Water Moon“,Charwei Tsai,40 minutes,Single screen video recording sound and light device,Colour,2017© TKG+

“The Glamorous Boys of Tang“, Su Huiyu ,17:00minutes,Four 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Color,2018© Double Square Gallery

“The Glamorous Boys of Tang“, Su Huiyu ,17:00minutes,Four channel video installation,Color,2018© Double Square Gallery

“ The Future She Saw was Our Present “, Fuyuki Yamakawa,18:52minutes,Single channel video,Colour,2015© SNOW Contempor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