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資訊

出生於德國中部,其思路與創作有著歐陸的底蘊,為了這次「紅X線」特展,他內化在亞洲的親身經驗,發展了一整個系列的新作品,讓新的元素介入他的創作歷程中開出異卉,不只在首飾界帶出新篇章,也更在探索特殊物件賦有的各種可能性。

閱讀更多

/ 「紅 X 線」Franz Bette


2019. 02. 15 – 2019. 06. 23

出生於德國中部,其思路與創作有著歐陸的底蘊,為了這次「紅X線」特展,他內化在亞洲的親身經驗,發展了一整個系列的新作品,讓新的元素介入他的創作歷程中開出異卉,不只在首飾界帶出新篇章,也更在探索特殊物件賦有的各種可能性。

"我希望去創造一個環境讓你看見,並成為你的經驗。" 美國藝術家James Turrell直接以光線和空間作為藝術品創作的素材,讓觀眾沉浸在人類感知的極限。《鑽石》是藝術家自 2004 年以來進行的一系列玻璃系列裝置中,規模最大的一件作品。靈感來自於國際航運中一些最狹窄的水道,在這些航段裡,天空被大自然所創造的高聳牆面框住,廣闊的地平線只是驚鴻一瞥。這是一個被塑造的環境,讓觀眾體驗關於天光的冥想。


*作品於10:00-12:30與14:30-17:00開放參觀。



閱讀更多

/ 科林斯運河- 鑽石

詹姆斯.特瑞爾
典藏常設展

"我希望去創造一個環境讓你看見,並成為你的經驗。" 美國藝術家James Turrell直接以光線和空間作為藝術品創作的素材,讓觀眾沉浸在人類感知的極限。《鑽石》是藝術家自 2004 年以來進行的一系列玻璃系列裝置中,規模最大的一件作品。靈感來自於國際航運中一些最狹窄的水道,在這些航段裡,天空被大自然所創造的高聳牆面框住,廣闊的地平線只是驚鴻一瞥。這是一個被塑造的環境,讓觀眾體驗關於天光的冥想。


*作品於10:00-12:30與14:30-17:00開放參觀。



某天雨後,雨水擱在窗外的高壓電纜,水珠沿地心力滑動,流光一點一滴,劃過天色灰朦 …在時間的灰朦中,我們嘗試捕捉曾經流過這裡的點點亮光。這個空間是從前金馬賓館的報到室。作品向把歲月貢獻給歷史的金馬故人致敬。過去塑造了今天。借你們青春的航程,讓我們看見當下。

閱讀更多

/ 過渡

伍韶勁 | 張慧婷
典藏常設展

某天雨後,雨水擱在窗外的高壓電纜,水珠沿地心力滑動,流光一點一滴,劃過天色灰朦 …在時間的灰朦中,我們嘗試捕捉曾經流過這裡的點點亮光。這個空間是從前金馬賓館的報到室。作品向把歲月貢獻給歷史的金馬故人致敬。過去塑造了今天。借你們青春的航程,讓我們看見當下。

“我一直相信,秉性佳的人生來就被賦予使命,縱使他們不曾意識到這使命,所作所為卻好到將自己與使命牢牢地結合。這奧秘激起的浪潮將具有同樣修養卻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人們重組、聚合,強大的意志一步一步地轉變為理想。而我則是不得不說,在攝影世界裡,我從來也沒遇到過這樣熱切渴望於展現影像一切深度與力量的人。” -尚‧杜杰德,《阮義忠心靈的凝視》

閱讀更多

/ 光與凝視:失落的優雅

阮義忠
2018. 11. 29 – 2019. 01. 31(已結束)

“我一直相信,秉性佳的人生來就被賦予使命,縱使他們不曾意識到這使命,所作所為卻好到將自己與使命牢牢地結合。這奧秘激起的浪潮將具有同樣修養卻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人們重組、聚合,強大的意志一步一步地轉變為理想。而我則是不得不說,在攝影世界裡,我從來也沒遇到過這樣熱切渴望於展現影像一切深度與力量的人。” -尚‧杜杰德,《阮義忠心靈的凝視》

17 世紀,牛頓(Isaac Newton)發現經過三稜鏡的折射,光線在色散的作用下會折出不同色彩。此次「稜鏡:趨近那些尚未看見的場景」藉由色光三原色(RGB)的概念,將色光與波長疊入空間及歷史軸線的想像。回應展館所在環境的歷史與南方意象,展覽亦如一座被置放在建築中的三稜鏡,作品中那些來自過往的貿易事件、大環境的歷史、甚至未曾被看見的個人時刻,也將隨著藝術家內在之眼的再次梳理,轉化為新的色彩與觀看角度。

閱讀更多

/ 稜鏡:趨近那些尚未看見的場景

羅懿君 | 高雅婷 | 湯雅雯
2018. 11. 29 – 2019. 03. 31

17 世紀,牛頓(Isaac Newton)發現經過三稜鏡的折射,光線在色散的作用下會折出不同色彩。此次「稜鏡:趨近那些尚未看見的場景」藉由色光三原色(RGB)的概念,將色光與波長疊入空間及歷史軸線的想像。回應展館所在環境的歷史與南方意象,展覽亦如一座被置放在建築中的三稜鏡,作品中那些來自過往的貿易事件、大環境的歷史、甚至未曾被看見的個人時刻,也將隨著藝術家內在之眼的再次梳理,轉化為新的色彩與觀看角度。

在這裡回到一種時空,回到一個意義裡面。年輕人,帶著你的父親,回到他生命的那段曾經被禁錮,或者是一個等待的時代。

閱讀更多

/ 檔案室

日目 247Visualart
典藏常設展

在這裡回到一種時空,回到一個意義裡面。年輕人,帶著你的父親,回到他生命的那段曾經被禁錮,或者是一個等待的時代。